蔷薇鸿鹄

“无币”的区块链,也许更干净

发表时间:2018-09-16 10:13:52来源:蔷薇鸿鹄综合

蔷薇鸿鹄9月16日讯,2018年9月5日,上海市科委发布首个《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白皮书》,同时展示了十大无币区块链应用案例,分布在金融、政府应用与溯源的三个方面,无币区块链成为当前我国互联网金融监管部门与市场达成的发展共识。

8月27日和9月6日,上海市嘉定区和杨浦区分别成立区块链产业聚集区,为当地人才提供具体扶持政策。与此同时,数字货币熊市持续走低,以太坊创始人V神饱受质疑,世界范围内区块链技术人员正从多角度寻求解决现有问题的新路径。

凉透了的币圈,被激怒的V神

9月8日的以太坊产业发展峰会上,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被媒体的提问激怒。“请别再问我关于以太坊的价格问题了,如果有任何人再提到价格这个问题,我要让保安人员把他送走了。”Vitalik无奈地说:“换个问题吧。”

9月11日,上海区块链国际周,记者因欲对Vitalik进行采访,被工作人员拦下。Vitalik面对记者绕路前行,其身旁的工作人员直呼“快叫保安”。

这个年仅24岁的俄罗斯程序员小伙子,曾因ETH总市值一度突破1400亿美元,被币圈奉为“V神”。如今ETH大幅缩水,其市值跌幅最高时达80%,以太坊跌落神坛的同时,Vitalik也正备受投资者和技术开发者的质疑。

“以太坊现在太堵,上面走的应用太多,根本没法用,以太坊行不行都不好说。”有技术人员在上海区块链国际周现场表示。而此前的智能合约漏洞与中国央行对ICO的叫停,一度为以太坊底层公链带来多重暴击。对此,Vitalik在演讲中表示,自己正寻求区块链机制创新,解决当前以以太坊为代表的区块链面临的诸多问题。

“以太坊上跑应用,就好比路还没修好,但是行驶在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多了,结果司机感觉在以太坊上行驶速度越来越慢。”星合资本研究员叶健认为,骗子的高超伎俩,加上中国特殊的监管环境,使得以太坊在中国的角色很尴尬。

相比币圈紧张情绪的蔓延,深耕区块链技术的人则更为坦然。中国区块链研究中心理事长郭宇航告诉《IT时报》记者:“大家觉得融资来的钱都够用,所以继续埋头做自己的技术开发,不会去想把手上的币迅速在市场好的时候变现。这轮下跌可以把投机分子清除一部分出去,创始人也会觉得,手下的工程师不会每天去想自己身价多少,而是可以安心从事技术开发了。”

政府出手区块链

面对野蛮生长多年的区块链技术,上海市今年终于在两个区试点发布区块链扶持政策。8月27日,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联合上海市嘉定区蓝天经济城,围绕建设上海首个区块链聚集区,举办专题座谈会,嘉定区蓝天经济城成为上海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产业聚集区。

同年9月6日,上海市杨浦区也发布上海首个专门扶持区块链产业发展的区级政策“杨浦区促进区块链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规定”,杨浦区副区长赵亮表示,杨浦区将具体出台多项支持政策,包括对重点引进的区块链技术核心专业高层次人才,给予最高不超过10万元的租房补贴,补贴最长时限可达3年等。

与此同时,上海市科委终于拟发布首个《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白皮书》。“不过白皮书的内容细则还处在内部商讨阶段,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叶健表示,白皮书还会根据行业反馈、专家意见做些微调,尽管可能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精准,但它发出了一种信号,说明政府对区块链技术有所关注和研究。

上海市政府对区块链产业扶持的时间节点和力度,实质上也反映了区块链技术所处的发展阶段。

先行先试控制风险

可以类比的是,2016年谷歌旗下DeepMind公司基于深度学习原理开发的人工智能机器人ALphago,第一次击败人类职业围棋选手柯洁,AI技术也开始在全世界备受关注。

据安防知识网报道,上海市人工智能相关产业规模已达700亿元人民币,整个行业牵一发而动全身。相比之下,区块链虽然饱受关注,但是盘子终究太小。

叶健认为,通过区县小规模先行先试发展区块链技术,反而更加务实,因为区块链技术虽然看似是朝阳产业,但从业者无法断定未来发展一定如何,如果成功就加以推广,失败就将其影响局限在区县,这样对整个上海的影响不大。

反观去年9月4日,我国央行携七部委联合叫停ICO,明确定性ICO是未经批准非法融资行为。叶健表示,对于区块链发展,国家不会为了打击骗子,把孩子跟水一起泼了。

如今,中国有多个全世界数量庞大的开发者社群,同时对项目的积极性、全球社群影响力都位居前列。以郭宇航为代表的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也正一方面致力于与监管部门加强沟通,另一方面在海外建设分中心,承担起代表中国行业与海外交流的作用。

“无币区块链”或成技术与市场最大公约数

在上海市科委、上海市经信委等主办的2018中国(上海)区块链技术创新峰会暨中国(上海)大数据产业创新峰会上,郭宇航介绍了十大无币区块链应用案例。无币区块链,在大陆范围内不发币,已经成为短期发展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共识。

这或许是国内监管部门与市场之间的“最大公约数”。叶健直言:“禁止ICO是快刀斩乱麻,因为如果不管它(发币),好人还没有把它用起来,坏人已经玩得特别转,包括传销、非法集资等,这些已经超出监管能力,所以与其看到恶效应不停延伸,不如一刀切。”

“炒币有泡沫,我们也会拥护政府在防范金融风险和反欺诈过程中做出的努力。但是一刀切,把ICO完全打入冷宫,彻底否定它的价值,我认为不是非常可取。”郭宇航呼吁监管能够给Token(通证)多一些时间,他表示:“我们在跟澳洲的监管部门沟通中,感受到立法过程中非常严格的流程和透明的机制,我认为这是值得借鉴的。”

比特大陆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同样认为,区块链技术中所涉及的立法问题,是由技术中立性带来的挑战。中间网络本身没有国界,但是上面的参与者是有国界的。最值得参考的例子是互联网,互联网是中立的,但是它的早期缺乏监管。比如最早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如今也已经纳入了严格的立法框架。吴忌寒认为,立法者基于中立的区块链发展自己的监管技术,重建未来的金融秩序,这将成为未来十年发展的主线。

放眼未来,一些从业者更多将“无币区块链”看作过渡产品,只有把它用好,才能向两边延伸。叶健告诉记者,监管希望市场能够证明,即使不发币,同样能用区块链做好多事情。因为在2017年之前,更多人看到,发币并没有为区块链带来太多进展,很多项目只停留于讲故事。“浮夸风”“放卫星”对区块链无疑是伤害,因此“无币区块链”实际上是一种对区块链真正与实体经济结合的倒逼。

叶健认为,监管利用“无币区块链”给行业开了一个口子。但郭宇航同时提醒创业者,不要在政府不认可的情况下进行自我催眠,认为自己在做一件对的事情,政府没有理由来干涉,创业者应当严格遵守每个司法管辖地的政策和要求。

图片展示

上海锵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qiangwei5.com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8-2017Torch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400503号      沪ICP备18005951号      联系电话:021-60782014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置顶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021-60782014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
二维码